— gagajackson —

[抢红|张水/韦利]永生海港 第三章、攻防战

山景王四:

第二章


三、攻防战


“哥,什么事啊,这么急把我叫回来?”


韦利一进门就看到自家大哥正襟危坐在客厅里,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他还从没见过张水这么凶,一时看得目不转睛,心道,哥没正形的样子虽然可爱,但还是严肃的时候更帅啊。


半个多小时前,韦利接到张水电话,恶声恶气地叫他马上滚回来,不容韦利多说就挂断了电话。韦利还是头一次见他哥动怒,只能推掉一切事务往家里赶。途中,他联系上美丽,问她知不知道怎么回事。美丽一提书房,他就什么都明白了,反而定下心来:这剂猛药早晚都是要给张水吃的,毕竟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韦利在张水身旁坐下,“哥,是谁惹你生这么大气?我帮你说他。”


张水缓缓转过头,看着他一直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弟弟,声音嘶哑地问,“韦利,告诉我,这是什么。”


韦利接过那几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薄有姿色的女子与一个丑脸胖子各种动作亲昵的合影,那女子正是他的前任大嫂,张水的前妻王兰。


韦利把照片面朝下,轻轻反扣在桌上,“哥,你知道这是什么。”


“我问的是你从哪儿弄来的?!为什么你手上会有……会有……”张水说不下去。打了半辈子光棍,好容易找个老婆还跟人跑了,这是张水毕生的奇耻大辱。他在韦利面前一个字也没提过,还暗自庆幸他弟不知道这件事,谁想他早就掌握了一切,还在自己跟前不动声色,这不是把自己当白痴耍?


韦利平静地说,“这是我让人拍的。”


“你说什么?!”张水暴跳如雷,韦利这句话无异于在他脆弱的自尊心上开了一枪。


“是我雇人拍下她背叛你的证据,然后寄给你的。”


“你调查我?”


“不,我关心你。”韦利握住张水手腕,张水还在气头上,强硬地一把甩开。韦利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随即克制地说道,“你那么久不联系我,也不接我电话,我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他们告诉我,你和一个认识不到半年的女人结婚了,哥……你知道我有多……有多不放心?”


说不放心,其实是不甘心。隐秘难宣的感情沉淀了二十年,始终没有着落,放在心里的人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选择了一名不速之客,即使他不懂自己的心意,可是,这样的人生大事都不和自己交底,他连兄弟情都抛却不要了吗?


“我怕你傻,给人骗了,就想替你查查对方的底细。如果她是真心想跟你过日子,那我就,就……”韦利说到这里,后半句哽住了。就怎么样?高高兴兴地祝福他哥和别人白头到老,还是用更加极端的方式把他抢过来?韦利庆幸自己不用做这样两难的选择题。


张水望着韦利,心软了。他从来也没有办法真正地生对方的气。韦利有多重视自己,他最清楚不过,他信韦利是为自己好。这不,如果他没收到韦利让人匿名寄来的照片,说不定这会还蒙在鼓里,辛辛苦苦挣钱给那女人挥霍呢。


“算了。”张水摆了摆手,起身说,“不提这事儿了。”


韦利反道,“不,哥,我还想问你。”他也站了起来,走到张水近前,轻轻问,“你为什么躲起来,为什么背着我偷偷结婚。”要是不弄个明白,这将是他心里永远的刺。


张水对上韦利的视线,那种专注、灼热又带一点受伤的眼神,让张水的心一阵刺痛,慌乱地移开目光,“哪有这么多为什么。”


韦利不放弃地步步紧逼,“是嫌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吗?要不是这次红酒的事,你是打算永远不理我了?就为了一百万……你明知道,不论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你——”


“就是你这种态度!”张水被他逼得没有退路,也豁出去了,“动不动就钱钱钱,每次和你通电话,说不上三句就催我来法国,什么洋房跑车佣人都给我准备好了要多少有多少,什么帮我办移民……是,我在国内混得确实不怎么样,可我是有自尊的男人,宁愿靠双手挣辛苦钱,也不想占你的光,依赖你生活。”


韦利发现他俩确实太久没有谈心了,想不到竟是他的一味示好让张水逃离自己。怪自己太性急,挫伤了他那颗“大男子主义”的心,唉。


“哥,我说那些,绝没有看轻你的意思,更不是要增加你的心理负担。我一直都很敬佩你的为人,况且,真要说起来,也是我依赖你才对。”


这话戳中了张水的软肋,他揉揉韦利的肩膀,口气和善多了,“傻瓜。”


“真的,没骗你。”自己确实太依赖哥了,完全就是……非他不可。韦利原想说两句“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之类的话,怕张水耳朵里听不得“钱”字,只好咽了回去。


张水搭在韦利肩上的手重重一拍,“韦利,你在法国过得好,哥替你高兴,可是你知不知道,咱们俩的世界已经越隔越远了。”


“哥,你错了,我的世界里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韦利明知此时此刻绝不是一个适合表白的时机,可他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不理智了,压抑多年的感情急需一个宣泄的出口。


张水脸色一僵,手不自然地缩回来,倒退两步,“你小子,别开哥玩笑了。”


“我开不开玩笑,你还看不出来?”


“韦利,你……”张水脑子里一团浆糊,不知道怎么接茬,喘着粗气,像是怕与他对视似的,转身就要走。


“等等。”韦利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伸进他的口袋掏了一阵,摸出一枚一元硬币,向他示意,“国徽朝上,我就收回刚才的话。”


张水迟疑几秒,接过来往嘴里熟练地一抛,舌头稳稳接住,正要伸手去摸那硬币看正反面,谁料韦利火热的唇贴上来,张水猝不及防,腿脚一下子软了,两个人双双跌进沙发。韦利压在他身上,不等对方脑子有所反应就继续吻他,舌头径直侵入他口中去勾那枚硬币。


韦利经验丰富,吻技出众,张水这种老光棍根本不是他对手,再加上顾忌那钢镚儿,怕乱动呛着了,只好任他弟亲。韦利渴望这一刻已久,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宝贵的机会,他把张水口中滋味尝了个遍,这才意犹未尽地松开他的唇舌,舌尖将硬币从自己双唇间缓缓抵出,取下一看,是正面朝上。韦利呼吸还没平复,轻喘着气说,“这回又是我走运。”




 




恶趣味番外小剧场 甲




张水:说!你和哥在一起是不是为了练中文?!


韦利:我看你才是吧,想找个免费法语翻译是不是?!



评论
热度(30)
  1. gagajackson山景王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