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agajackson —

[抢红|张水/韦利]永生海港 第二章、吃豆腐

山景王四:

第一章、新工作


二、吃豆腐


张水的确是标准的吃软不吃硬,弟弟跟他说了几句好话,他就乐颠颠地答应了,开始日常接送韦利。


他想得很简单,自己在法国吃韦利的,住韦利的,已经很承这份情,反正自己也闲着,干点小活是举手之劳,工钱真不能要,领他弟的心意就好了。


而且这份工作简直轻松得不像话,韦利继承了养父的红酒生意,很多事都交给得力手下来办,自己并不怎么亲自出马,只是偶尔和同行碰个面,或是会会朋友,再就是去俱乐部打打球,生活习惯堪称完美。不会醉成一摊泥要张水扛回去,更不会睡了有夫之妇被捉奸在床要他来救场,电视剧里那些倒霉司机摊上的事,张水一件也没遇到,韦利让他给自己开车,就真的只是握握方向盘而已。


张水好久没这么长时间的跟韦利厮混在一块儿,对他的生活感到新鲜,看着他健身,护肤,泡澡,觉得他真是公子哥儿习性,讲究。


然而要命的事情来了,韦利不但自己讲究,还拉上他一起。就跑个步还行,那什么馆里私人教练的健身课,真是累死累活也跟不上;最惊悚的是韦利要给他敷面膜,看着那一罐绿泥,张水宁可躲在游泳池里一个人泡成两个大,也不能接受那玩意儿糊在大老爷们的糙脸上。


还别说,过了两个月,张水渐渐适应了韦利的生活节奏,作息跟他同步,三餐规律,体能也上来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韦利又请人给他定做了几套好衣服,往身上这么一穿,真有电影里“大哥”的感觉,哪里看得出是个在国内住破平房的潦倒司机?


这天韦利洗了澡,正在享受按摩,张水坐一旁陪他,看那精油不要钱似的往他背上倒,按摩师的手指头在他白花花的身上这么捏来揉去,不觉想,他这宝贝弟弟虽然日子过得跟那太子爷似的,可脾气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又乖又懂事,一点没学坏,这全要归功于自己当年带得好啊。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发感慨,“哎呀,真好啊。”


韦利歪过头看他,“嗯?”


张水说,“我这心里头正夸你呢,夸你好。”


“心里夸有什么用,说来给我听听。”


“这,这多不好意思。”


韦利等不及想知道张水对自己的评价,但脸上并不显山露水,“哥,这又没外人,有什么话你不能跟我说?”


张水打量那个金发碧眼的按摩师,估摸她也听不懂中国话,就跟韦利掏底,“我是想起咱们从前了。”


韦利很默契地说,“在孤儿院的时候?”


“对。你说你那时候多听我话啊,上哪儿都跟着我。”


“那时候我还小,是哥你罩着我嘛。”


“是啊,你瞧瞧你现在,多风光,多出息,可是在哥眼里,你一直都没变,还是和当年一样的好孩子,我的好兄弟。韦利,哥这辈子就这样了,可是能有你这么个弟弟,也不枉我这一世。”


韦利难得听张水说这么感性的话,可是话里透出的悲凉又让他心里直发酸。他很想趁机挽留对方,可理智告诉他,这会儿并不是最合适的时候。


他定了定神,用调侃的口吻说,“你想说是你教导有方,是不是?”


“怎么,你不同意?”


“当然同意了,所以哥,让我好好回报你的情义,过来一起躺下按摩一会吧。”


张水连连摆手,“不用不用。”


“来吧,很舒服的,你这段时间辛苦了,适当按摩促进血液循环,很有必要的。”


张水架不住韦利游说,也就躺下了。他不大习惯被异性这么摸来摸去,一开始浑身肌肉绷得紧紧地,竭力控制住自己不把对方扔泳池里去。


韦利津津有味看他哥紧张的样子,“哥,你是不是特别不喜欢人家吃你豆腐?”


张水失笑,“我身上哪有豆腐可吃。”


韦利一本正经地说,“谁说没有,不信问Camille。”他扭头用法语问按摩师,“你觉得他怎么样?”


按摩师笑嘻嘻地回答,“很可爱,也很性感,和你正般配。”


韦利就跟张水说,“看吧,Camille也同意我。”


“你丫就欺负我听不懂洋文吧。”


“哥,我真不骗你。”


“去你的小王八蛋。”


两人幼稚地吵了几句,韦利说,“睡会吧。”


“嗯。”张水趴着闭目养神,“你别说,这劲头还怪舒服的。”


“早说了让你试试。”


张水全身渐渐放松下来,没多久就迷迷糊糊地犯困了。韦利示意按摩师暂离,泳池边就只剩他们兄弟两人。


他在张水跟前蹲下身,细细打量他这位长年六岁的哥哥,与自己的温儒俊美不同,张水的眉目是粗犷的,英武挺拔,典型的北方汉子。


他轻轻叫了声,“哥。”


张水睡着了,全无反应。韦利凑上去,在他赤裸的肩头亲了亲。


“哥,”韦利在他耳旁用气声叫他,张水“唔”了一声,不知是听见了,还是无意识地打哼哼。


“真想咬你一口。”他们之前约定的三个月已快到期,是走是留,这人怎么现在也没个说法?就这么吊着自己,平添他多少烦恼,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张水醒来的时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趴睡毕竟有点胳膊酸,他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大嗓门喊,“韦利?韦利!在哪儿呢?”


韦利没出来,到把管家美丽给召出来了,“张水哥,韦利有事出去一趟。要不我叫人给您沏壶茶,还是您想吃点什么?”


张水一愣,“出去了?一个人?我这司机还在家呢他怎么出去的?”


“瞧您说的,”美丽直乐,“韦利这么大个人了,张水哥还当他小孩子呀?放心吧,他车技可好了,赛车还拿过名次呢。”


“是嘛!这小子这么厉害?”


“嗯,那奖杯还在书房的陈列柜里摆着呢。”


“好家伙,我看看去。”张水穿好衣服进了别墅。韦利的书房在二楼,跟张水房间隔得远,他一般很少去,只在拎包入住的头一天,由韦利带着参观房子的时候瞧了眼。虽然韦利说庄园的每个地方都对张水敞开,可他对书房完全不感兴趣,听上去就很无聊,还得是能喝能玩的地儿好。


这会韦利不在,左右没事干,就进去参观参观,瞧他这些年在国外都得了什么辉煌荣誉吧。张水跟老干部视察似的,倒背着手踱进房间,四处打量。


果然很无聊,到处都是书,唯一吸引张水目光的就是书桌后面的展示柜。他把脸贴近玻璃仔细看,发现……一个也看不懂。


“这洋文都写的啥啊——”张水看看这个奖状,那个徽章,暗自嘀咕,“小子还挺争气。”韦利小时得了奖总会到张水面前献宝,长大后就很少再聊这些,而是对张水的日常生活更感兴趣,事无巨细什么都问,恨不得吃喝拉撒都要他哥直播,这也是张水前两年躲他的原因之一。虽然如今回想起来,张水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傻瓜:韦利是他最亲的弟弟啊,他躲弟弟干什么?


玻璃柜里总共四个奖杯,一大三小,到底哪个是美丽说的赛车比赛奖杯,张水研究了半天看不明白,心想,得了,等韦利回来问他吧。


参观完弟弟的荣誉陈列柜,他又东看看西看看,没什么目的,只不过来都来了,看看他弟的私人小空间也不错。


韦利的书桌上有一本很厚的黑皮记事本,封皮有点旧,摆在最显眼的位置,看得出是常用的。商业机密?抒发情怀?张水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对自己说,我就看一眼,满足一下好奇心。


“……又是洋文!”张水翻了翻,上面一个汉字也没有,清一色字母,还动不动就写好几页,看起来有点像日记,因为每篇文章头上都有日期。


他发现本子里夹着什么硬纸,翻到那里定睛一看,惊得双手发颤,东西都拿不稳了。他不敢相信自己所见,怒气直涌上来,脸色铁青。


那是几张照片。他见过,而且到死也不会忘记上面的内容。


 

评论
热度(27)
  1. gagajackson山景王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