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agajackson —

[抢红|张水/韦利]永生海港 第一章、新工作

山景王四:


一、新工作


张水到法国的头一个月,就把韦利庄园上上下下都带成了斗地主资深玩家。他别的本事没有,交朋友是一把好手。连那些个洋佣见了他,也都眉开眼笑,一口一个“让睡哥”,亲热得不得了——谁不喜欢爽快又讲义气的哥们呢?


扑克牌玩腻了,张水就开着韦利给他配的豪车到处跑,反正有中文导航,想去哪去哪,这小日子还真是滋润。他听着车载音响里凤凰传奇的新歌,乐滋滋地想,来法国这一趟值了。


“酒神”的事情了结后,张水架不住韦利的软硬兼施——主要是软——答应在法国多留三个月,就当是出国探亲,给自己放个长假。不过呢,早晚还是得回去,老张家的根在国内,他张水虽然混得不如意,可多少也有一帮老交情,总不能就这么撇下吧。对了,他走的时候房门都没锁呢!


韦利虽然赚到他哥三个月,可对他来说远远不够,就跟张水说,“你回去干什么,上班啊?你那老板都不在了,还上什么班?”


张水一听就不大乐意,“小王八蛋,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吗,老方怎么说也是我兄弟,他——”


韦利打断他,“哥,我才是你兄弟。”


“你是我亲弟,他是,对,他是干的。”张水挠挠头,这小子,二十几都快三十的人了,还跟自己这么较真。可是韦利跟他亲,张水也打心眼里高兴。这么多年了,只有他从不嫌弃自己埋汰,有什么好处总想着要俩人共享,就像当年在孤儿院的时候,好容易偷到一个冷硬的馒头,也一定要一分为二才肯吃。这相依为命的情分,外人是理解不了的。


韦利对张水的说法并不太满意,但是他好歹分了亲疏,所以就勉强接受了。又问,“那你在方老板手下到底做什么?”


张水的警察谎言已经穿帮,这时只能老老实实回答,“我啊,给他开车。”


“开车?什么车?”


“就那大卡车呗,送货的。”


韦利轻轻“哦”了一声,心里有些微的不快,主要是心疼自己这个傻大哥,宁可留在国内干这辛苦的差使,也不愿来法国。这人要面子,可是跟自己还有什么好见外的?自己的就是他的,只要他一句话,一切都可以给他。


“他一个月给你多少?”


张水转移视线,小声说,“七,七千块。”虽说他不怕韦利笑话,可俩人这悬殊的收入水平实在让他惭愧。他梗着脖子补充道,“丫可抠门了!我每天起早摸黑给他卖苦力,他都很少给我加薪!”


韦利一脸平静,并没有笑张水工资低,只是说,“哥,你给我开吧,我给你七万欧一个月。”又加了一句,“不用你起早摸黑。”


张水就算再怎么不了解外国佬的工资水平,也知道这是一个离谱的天价,哪有一个月挣七万欧的汽车司机啊,这得是多少万人民币?


“韦利,别逗哥了。”


“我没开玩笑。哥,你要是实在想上班,在哪儿不一样?你安心待在我这,我们哥俩有个照应不好吗?”


张水不觉有点心动,能够和韦利一块儿当然快活了,过去二十年的绝大多数时候,俩人都隔着七小时的时差,联系一次可谓是千难万难。


韦利刚出国那会,两个小家伙只能靠慢吞吞的越洋信件保持联系。韦利每次都要寄一大叠照片过来,除了自己的人像外,还有新家里里外外,学校,酒庄,市镇……恨不得把路过的每一处风景都拍下来给他哥看。张水不会写洋文,所以每次韦利都预先把回邮信封写好,贴足邮票,夹在来信中,一并捎给张水。而张水写好信,从不耽搁,总是当天就赶十几里的路,到镇上唯一的邮电局去投寄,不然,韦利就会在下一封信里怪他动作太慢,质问是不是哥忘记他这个弟弟了。


张水十六岁离开孤儿院自谋生计,开始在社会上打零工。那时街上开始推广公用电话亭,张水在开关厂领到第一笔薪水以后,就到厂门口小卖部买了一张IC电话卡,面额三十元,本厂职工享受折扣福利,实收二十五元。


第一次打通韦利家电话的时候,两人都激动坏了,太久没有听见对方的声音,从孩子长成少年,嗓音都变了,韦利一连问好几遍张水是你吗,哥,真的是你吗?说着说着就在电话那头呜呜哭了起来,听得张水鼻子发酸,真想钻进话筒,顺着电话线爬到韦利身边,好好抱一抱他久别的弟弟。


国际长途的话费是很高昂的,俩人煲起电话粥没完没了,一张电话卡只够用几次,这对张水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好在“小张交外国女朋友”已经是厂里公开的秘密,或许小卖部老板觉得促成中外姻缘是挺光荣的一件事,经常给他折扣上再打折扣,有时五十块钱的卡只收他三十块,可惜小张从不肯把女朋友照片给他看,让他始终抱憾。


后来,韦利体恤他哥囊中羞涩,和他约好,打通电话以后,张水告诉他公用电话的号码,然后挂断,韦利回拨过去,这样一张卡就能多撑好久,差点让小卖部老板误会他和外国女朋友出现了感情危机。


再往后,有了网络视频和手机,联系越来越方便,却也反而懒散了,张水渐渐很少主动打电话给他,托辞一直是“哥当了警察很忙的,得在外边儿到处查案”。最近两年甚至玩起了失踪,要是放他回去,难保不会再度石沉大海,到时候他想伸手捞也遥不可及,指不准哪天又给自己找一新嫂子,那他可真要受不了了。


所以这次韦利下定决心,说什么也要留住张水,不管用怎样的办法。他看得出来,张水似乎已经被自己说得有些活络了。


“你要我开什么车,送红酒的?”


“不,送我。”


“送你?你这是要我做你的专车司机?”


“有什么不行吗。”韦利调侃,“你不认我这个“老板”了?”


“认认认,我哪敢不认?那韦老板,敢问您老平时坐哪辆车?”


“我无所谓,家里的车你喜欢哪部开哪部;都不喜欢,咱们再另外买新的。”


轻描淡写一句话,听得张水两眼放光。是男人就抵不住好车的诱惑,韦利有多少名车,张水是亲眼见识过的。他不由得心想,哎呀,这是要我做他的私车大总管啊,不愧是我弟,真懂我!


张水咳嗽了一声,“韦利,让哥接送你,这有什么,只要你开口就行,提什么薪水不薪水的,像话吗?”


韦利望着他,“哥,在我眼里,那几个小钱连你一根头发丝都不值。”


张水乐了,“小王八蛋,这么肉麻。”


 


 

评论
热度(31)
  1. gagajackson山景王四 转载了此文字
  2. 冬至山景王四 转载了此文字
    撸否也要支持我们大宝~!!(´ε` )♡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