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agajackson —

人人都爱塔利亚

马克!

Motherfucking Star Boy:

和标题没什么特别大关系的奇怪小段子~


1.


“我觉得,这太魔幻了!”


“魔幻现实主义,是的Even,我们完全能理解你现在的感受。“


不,你们不能理解。Even Bech Næsheim 发出了一声挫败的呻吟,算是对脑子里那个声音做出的回应。他正处在某种“魂游”状态。他不在SKAM里,他也不在他的Isak身边。他正站在Tarjei Sandvik Moe的房间里。


而Tarjei Sandvik Moe正穿着条平角内裤大敞着衬衫平躺在两米宽的床上举着手机浏览网页。


不不不,这不科学。他深呼吸一口气,意识到即使他是个躁郁症患者,这个脑洞也太大了。他焦躁地试图提醒这个刚过18岁的男孩,某个看过他亲过他摸过他的角色正站在这个房间的中央毫无顾忌地窥视他年轻新鲜的身体。


但他失败了,因为他该死的,是团,透明的空气!他挫败地捂住脸,好吧,他耸耸肩膀,不当第四季的男主角的好处就是你有很多很多时间。


他认真地思考着平行世界,空间理论和霍金这些字眼,然后他彻底放弃了。他希望Isak至少能别把他们的厨房烧了就好。是的,他应该相信他。偶尔跑出来也不是什么坏事。打工,泡茶,还有晾衣服,反正这些也占不了太多桥段。他低下头看了眼Tarjei。


棕色的卷毛,笑起来可爱的牙缝,还有漂亮的绿眼睛。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理论上的,毕竟他现在也只是一团空气。他告诉自己,必须对Isak Valtersen保持绝对独一无二的忠诚。


2.


Isak : 我觉得我应该去找Even。


Jonas : 可他在三次元!


Isak:你怎么知道?


Jonas:等等,是的,我怎么会知道(黑人问号脸


Mahdi(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


Isak : 我说了,我们必须去找到Even!他不能总是出现在我们的台词和短信里!他是我男朋友!


Magus:嗯哼(我得和Vilde说一下再见,但是我总觉得我最近和Vilde的关系有点糟糕......


3.


Even斜靠在墙上,他想象自己手里拿着一瓶嘉士伯,绿色的瓶颈扣在他的食指和中指间,然后Isak就会扑过来搂住他的脖子不停地亲吻他的嘴唇喊他Baby。声音沙哑,仿佛他们刚完成了一场马拉松式的粘腻性/爱。


他叹了口气,把视线又放回到眼前正在对着镜子努力整理头发的Tarjei。


一件刚从干洗店拿回来的白色T恤,还有依旧紧身的牛仔裤。


简单就是美,亲爱的!


Even的手指忍不住穿过那些被发胶固定住的干涩发卷,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之前那么多粉丝看见Tarjei激动得好像要把手里的手机给甩出去的样子。


他这几天一直百无聊赖地跟在Tarjei身边,试图找到回去的办法,比如闭上眼按下什么闪闪发亮的按钮或者在Tarjei睡着的时候和他并排躺在一起倒数十下。这实在是太扯了,他有时候忍不住想。这又不是派拉蒙公司1990年上映的第六感生死恋。


“也许这是在考验你,Even。” 那个脑子里的声音又开始煞有其事地开始嗡嗡做响。


“考验我什么?!穿墙术还是瞬间移动?”Even叹了口气,仔细回忆了一下Isak式的经典小表情。作为一团有自我意识的空气,他在凝固的时间里陷入了文艺男青年不可避免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中。


也许背下整部《古兰经》并不是个好主意。


4.


Jonas : 你怎么了?


Isak气鼓鼓的:他靠在Tarjei Sandvik Moe的肩膀上!WHAT THE FUCK!


Magnus : 那不就是你?


Isak气鼓鼓地更厉害了:NEI! NEI! NEI!


Mahdi : 所以我觉得Even可能是泛性恋......


Jonas:额,我记得我们讨论过这个话题?


Isak气得快流出眼泪了。


5.


Even隔着Tarjei抱住了Isak。


真奇怪,他们能感受到彼此散发着体温的温度。


“你吃醋了?”“我没有!”


6.


“我觉得他挺可爱的。”Isak两条腿分开从栏杆里伸出去晃荡,Tarjei远远地站在广场上和几个路人在合影。


Even学着Isak的样子坐在他旁边,“你好像和他一个年级,Isaky~”


Isak皱起眉毛,David在镜头前搞怪,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好一会儿,直到Even抓住了他放在膝盖上的手。


Life is now。


他们在风的气流中亲吻在一起。


Tarjei回过身,挑眉看着Henrik捧着三杯冰摩卡冲过来。


END


 

评论
热度(113)